半杯水的另一个比喻

庄婉瑜博士后研究员

读上一篇〈与负面想法可共存?〉文章,也许大家在想:我们不是一直学习希望改变想法或解决问题,来减少压力造成的情绪吗?笔者在此分享一个带接纳与承诺治疗(ACT)家长小组的小实验,以便大家体验「与负面想法共存」的意义。

那天凑巧每位家长都带了自己的水樽,笔者就邀请家长把水樽举起来,问大家觉得自己的水樽有多重,答案从100到500毫升都有,一般都说「不是太重吧!」接着,笔者邀请他们拿水樽大概一分钟,大家都觉得还是不重。3分钟后,一些家长说:「我可以放下来吗?」5分钟后,差不多所有家长都说他们的手感到很麻痹,嚷着说:「很重啊!我不想举起它了!」接着我就说:「其实水樽的重量并不重要,这水樽多重,其实和你拿的时间长短有关。只拿一分钟,这水樽并不重,邀请你们拿一小时,相信你们已离开这个小组了。其实负面想法如内疚、自责,就像手上的水樽,偶然让负面想法占据我们一下,有如刚才举它一会儿,没什么问题。再待久一点,负面想法会变得愈来愈重,我们会感到无力,犹如刚才手臂麻痹的感觉一样。你整个身心只关注举起水樽这件事情,将注意力集中在其他重要事情上有多困难,甚至错过不少在亲职生涯上重要的人和事。如果我邀请你们把手上的水樽平放大腿上,那么你的感觉会如何?水樽有如负面想法一样仍然存在,但放在大髀上与刚才的拿起比较,哪一种体验令你更专注去做你觉得重要的事?例如听我们的ACT课程。现在试试移动你的手臂和手,拥抱你爱的孩子是否容易得多?」

对于ACT来说,如果可以抱着接纳的态度、正念接触此时此刻,摆脱惯性想法的束缚,进而厘清自己重要人生价值及承诺采取行动改变,也许会有全新的观点看待当前的苦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