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有所居酣睡到黎明

李子芬護理學講座教授

「居家安老為本,院舍照顧為後援」是本港安老政策的原則。「安樂窩」是每個人皆想擁有,但很多長者基於個人、社會、健康及/或其他原因而未能在家居住,須以安老院舍為居所。他們並不奢求,只希望有一舒適、安寧、和諧、溫暖如家的「居所」,在起居空間能安全過活。因此在安老院內如有任何涉及人命事故發生,一宗也嫌多。遺憾的是翻查報章得知由2013年至今,每年皆有一宗院友受襲或院友間爭執打架造成傷亡的慘劇。其中以去年發生的一宗意外頗令人震驚,事緣有兩名院友在清晨熟睡期間遭一名室友施襲,釀成一死一重傷。

在這5宗不幸事故中,除上述命案施襲者患有認知障礙症外,另一命案施襲者也有長時間的精神病紀錄。時間方面,當中有4宗在深夜至清晨發生,去年亦有一位院友在凌晨離開院舍後失蹤。年歲方面,數宗事故涉事者平均年齡為75歲。

根據政府統計處在2009年發表的《主題性住戶統計調查第四十號報告書》指出,本港入住安老院長者的年齡一般較高齡,80歲以上的長者佔68%。而患有認知障礙症的長者則佔31.6%,僅次於血壓高及中風兩種慢性疾病。統計處於2015年7月至8月期間再搜集居住在私營安老院人士的年齡及性別分布資料,調查結果得知長者整體年齡中位為83歲。

進入老年,長者大多患有心血管疾病、呼吸系統疾病、退化症如脊椎病和關節炎、老年精神疾病等。此外,長者時有痛楚、尿頻、過飢過飽、過多午睡;不習慣陌生環境、與陌生人共用睡房、受周邊環境的聲音、燈光影響;情緒出現緊張、擔心、焦慮、傷心難過、過度興奮等等。

上述的慢性疾病和各種生理、環境和心理因素皆影響長者睡眠,導致失眠、易醒、醒來次數頻密及淺睡等狀況。

至於患有認知障礙症的長者,除自理能力下降外,也出現睡眠失調,記憶力及判斷力減低,情緒及行為變幻無常。幸好,如香港認知障礙症協會主席戴樂群醫生所言,患認知障礙症並不等同有暴力傾向,患者甚少有攻擊行為。

出現「日落症候群」
患者當中,約有六成人有「日落症候群」症狀,他們會在黃昏時分出現一系列的情緒和認知功能改變,例如混亂、緊張、焦慮不安、情緒波動、心煩意亂、顫抖等,甚至會溜走,情況持續數小時或整個晚上。數年前本地一項研究顯示,院友如果是新入住院舍或剛從醫院轉過來,首幾個晚上的情緒及行為都會比較紊亂。研究也指出,有認知障礙的院友入夜後常於院舍徘徊、脫掉衣服或尿片、重複相同要求、攀越床欄、不斷呻吟、叫嚷求助、拍打床邊和騷擾其他院友等。他們這些行為相信是與陌生環境、護理流程、燈光及周邊聲音有關。而晚間院舍職員人手較少,且未能充分了解院友所需,導致處理效果欠佳。

從上述的人命事故資料及本地研究結果得知,高齡、認知或精神狀況欠佳的院友在晚間至清晨易出現情緒及行為紊亂導致意外發生。院舍服務是「以人為本」,應以院友的福祉為依歸,晚間照顧的重要性不容忽視。

基於睡眠失調在長者中如此普遍,在日間,院舍可提供多些消閒活動予院友,讓他們中午小睡片刻便可,以免晚上睡不着。晚間則可營造舒適安睡的環境如按情況調節燈光的光暗、控制聲量的大小、維持室內恒溫及保持個人私隱等。

另外,長者院友也會感覺口乾、飢餓、皮膚痕癢、疼痛致難以入睡。這樣可按其需要給予暖飲及小食、塗抹潤膚露、睡前給予止痛藥等等,待生理需求得到滿足後,便可安然入睡。如院友在睡夢中驚醒感到害怕,可陪伴及善言安慰,使他能再入睡。若仍未能再入睡,可讓他先離床,再因應他的能力,安排一些輕巧工作。

職員培訓須強化
重要的是避免使用一些被動式的分散注意力,如讓院友看電視、使用約束衣及束帶,因只會使他們變得更加煩躁不安。總而言之,院舍職員須因應個別院友的需求,靈活地作出相對的護理及措施,幫助他們入睡。但有認知障礙的院友,因未能用適當字句來表達自己的不適或所需,令院舍職員束手無策,不能作出適時回應,甚或誤以為院友只想引起他人注意而已。院友因需求未得滿足,致令煩躁不安,作出滋擾性行為,甚至有攻擊他人的舉措。

為此,希望有關當局能提供多些相關培訓予院舍職員。培訓內容不可流於片面,須涵蓋長者心理、生理和病理變化,對認知障礙症的認識和護理,與患有此症之院友的溝通技巧,及面對院友間出現突發情況的應變處理。

另外,提供實習如情景模擬示範,強化培訓,使能提升對照顧長者院友及認知障礙症長者的技巧。院舍亦應制訂晚間護理及突發意外處理手冊,方便院舍職員隨時取閱作參考之用。最後,如院友間不幸發生突發意外,院舍應給予有需要的院友適時的輔導,免加添他們的不安情緒,陷入一片驚慌惶恐之中。

每一位老人家一生勞勞碌碌,將自己貢獻給家庭和社會。如今,只望能安享晚年,實現「老有所依、老有所養、老有所居」。但礙於種種因素,有些長者須以院舍為居所,與其他長者一起生活,誠心希望他們能住得安心,酣睡到黎明,精神奕奕地過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