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觀癌症護理新趨勢

醫療科技日新月異,癌症病人的存活率大為改善,可是癌症仍是全球的頭號殺手,為病人及其家人帶來難以承受的壓力和悲痛。究竟如何渡過身心靈上的難關?

很多過來人說:「確診患癌是人生中最驚惶失措的時刻。」因為疾病本身和治療可帶來嚴重的後遺症,甚至威脅生命。患癌後,病人感到痛楚、虛弱、難以入睡;也對病人和家人帶來即時或長遠的心理創傷,頓時打亂了人生計劃!究竟將來如何?會復發嗎?能重投工作嗎?滿腦子是疑問。有些病人或家人甚至因此而情緒受困擾,出現焦慮、抑鬱等症狀,嚴重影響社交關係、家庭的日常運作。

近年研究發現,靜觀能紓緩癌症病人的身心痛楚,靜觀為本的療法可成為幫助病人和家人渡過難關的有效方法。靜觀着重活在當下,不帶批判;達到此境界,修煉的人即使在情緒困擾和充斥負面思想的情況下仍然安穩平靜和泰然,令心靈得以平衡和恢復狀態,改善安康。操練者更能覺醒自我、減少負能量,歡愉開懷。

以靜觀為本的介入方法在近年愈來愈盛行,包括減壓、認知行為療法和自憐法,可廣泛應用於健康的人和病人,甚至在臨床和社區環境。研究發現靜觀能紓緩癌症引致的心理症狀,如減壓、紓緩焦慮和抑鬱等,令病人更能適應自己的疾病,甚至更能忍受痛楚。有些病人操練靜觀後,可減少使用止痛劑和抗抑鬱藥,因而相應的副作用也較少。此外,靜觀還可推動我們調整生活,吃得健康、多做運動、戒煙等,可說是意想不到的效果!

每一種介入方法也有利弊,可在操練前諮詢醫生的意見。記得「勇敢面對,積極前行」!

腦退化長者夜間照護小錦囊

腦退化長者往往存在不同程度的睡眠障礙。有的長者晚上持續睡不着,在床上輾轉反側;有的長者醒得早,經常凌晨三四點就無睏意;有的長者甚至在夜間不斷來回遊走、高聲叫嚷、脫去衣服或尿片等。睡眠障礙會導致長者感到身體疲憊,譫妄躁動也會嚴重影響家人的作息和生活品質。

顯然,腦退化長者的夜間照護是一項饒富挑戰性的工作,也是家庭照護者迫切關注的問題。腦退化本身的症狀、共病的睡眠疾患以及治療腦退化的用藥等,都會影響腦退化長者的睡眠。為促進腦退化長者夜間睡眠、提升其睡眠質素,首先應考慮改善睡眠環境,包括燈光、聲音、室溫及環境擺設。

曬太陽有助改善
燈光:漆黑環境有利於普通人的安睡,但是對於腦退化長者來說,太黑的環境、光影或鏡子的映照反而可能會引起恐慌和不安,所以要按情況在臥室、大廳及衞生間安裝小夜燈。

聲音:在夜深人靜的情況下,即使一點聲音也會顯得特別明顯。有研究指出,45分貝或以上的聲音已達至對睡眠造成影響的程度。在有睡眠障礙的腦退化長者臥室內,應盡量避免放置會發出聲音的物品。

室溫:涼快的室溫以及空氣流通可令人睡得更安好,建議室溫保持在攝氏18至24度。腦退化長者的臥室應配備相關冷熱電器設備用作調節室溫。

環境擺設:家裏的環境擺設應避免有改動,以免腦退化長者覺得陌生而引發恐慌和不安。此外,還要保證家裏的整體環境是安全的,應盡量避免鬆散的地氈、家具等。

對於腦退化長者睡眠障礙的問題,除改善睡眠環境外,建立規律化的生活作息也是特別重要的。讓長者定時上床,定時起床;避免長者在日間睡覺,如需要小憩一會,應確保不要超過一個小時,並且時間不要太晚。讓長者在晚間替換和日間不同的衣物,提示作息時間;建立每晚睡前常規性的放鬆活動,如睡前喝熱牛奶、洗熱水澡、播放特定的音樂、塗抹特定的潤手霜等,如果可以做到的話,這些方法會成為日常規律的一部分。長者就知道,做完這些事情就該是睡覺的時間了。

光照療法是目前協助降低睡眠障礙的一種有效方式,光線經由眼睛的瞳孔到視網膜,
再傳送訊息到大腦位於下視丘的神經核,將調整體內褪黑激素的分泌。褪黑激素會促使身體形成生物鐘,這樣就可以幫助長者在固定的時間睡眠。所以,家屬可以每天帶長者外出曬一段時間太陽,有助於改善睡眠。

帶氧運動效果好
日間安排適當的體力或社交活動可令長者保持精神,避免於日間打盹過量,影響晚間睡眠品質,也可讓他們放鬆心情、減少焦慮。有研究發現帶氧運動是最有效令受失眠困擾的長者改善睡眠質素、減少抑鬱症狀和日間困倦的方法。帶氧運動可選擇散步、使用步行機或踏原地單車,亦可配合光照效果,在戶外進行種植、滾球等運動。但是活動應盡量平均地分布於上下午,避免過分勞累;傍晚到睡覺前不要讓長者過多活動,以防過分刺激,導致興奮難眠。

飲食方面,長者午飯和晚飯吃一些容易消化的食物,且不要貪多。注意避免攝入含有咖啡因和酒精的飲品,蘇打水裏的咖啡因、茶、咖啡或其他相關產品都有可能導致失眠,酒精可能導致焦慮。如果長者堅持要喝,可以給他(她)類似雞尾酒酒杯的軟飲或者是不含酒精的啤酒或葡萄酒。

藥物作用有時也會導致長者出現睡眠障礙。家屬要幫助長者明確知道在一天中服藥的時間,上午服用有刺激作用的藥物,晚上服用有助於睡眠的藥物。需要指出的是,通常不鼓勵腦退化長者服用安眠藥物,因為這些藥物會增加困倦和跌倒的風險。

如長者上床後30分鐘仍難以入睡,不要勉強留在床上,可讓長者先離開床去做一些輕鬆的事情。比如,熱愛書法的人可以先去寫寫字,一方面可以放鬆心情,另一方面困倦了自然就容易入睡。

長者夜間醒來出現心煩意亂的話,家屬要盡量保持冷靜,儘管你可能已經筋疲力盡了。不要和長者爭論或妄下判斷,要記住他們並不是刻意要引起你的注意或惹惱你,
溝通能力不足的他們可能只是在換一種方式表達沒有被滿足的需要。試着溫柔地提醒他們現在是晚上,是睡覺的時間,並且去詢問他們的需要。如果是感到飢餓,可給予暖飲或小食;如果是疼痛,可嘗試一些紓緩方法或給予止痛藥;如果是在睡夢中驚醒感到害怕,要陪伴他們,試試輕撫手背或說些安慰的話語。對於夜間醒來在房間不斷遊走的情況,要溫和地引導他們回到床上。

最後需要強調的是,心情不好也會引起睡眠障礙,如果發現長者可能出現抑鬱,要及時去看醫生。另外,一些被動式的分散注意力的方法,如讓長者看電視或影片,這其實只能短暫分散他們的注意力,促進睡眠、改善睡眠質素的效果甚微。而使用約束衣、束帶的方法很多時候只會讓長者更加煩躁不安,要盡量避免使用。

正念與情緒管理

在繁忙的工作中,你會感到精神緊張、浮躁、憂鬱或失眠嗎?負面情緒如果沒有得到妥善的處理,又會造成更大的生理與心理壓力,以致惡性循環,加劇精神壓力。正念(mindfulness)結合了東方靜思修行與西方心理學的概念,由美國麻省大學醫學院Kabat-Zinn博士提出及發展相關的心理治療模式。從正念的角度來看,種種負面的情緒都需要我們去學會認識、覺察並接納自己所想所行(思想、感受與行為)。其中察覺自己的負面思維及情緒是正念練習的核心。生活中我們可以嘗試一些簡單的正念練習方法:

.早晨很適合練習正念,試着覺察正在做的事情,專注於其中,比如喝咖啡的時候要專心享受所處環境和飲料,減低看手機的衝動;
.不論乘車或開車,都可把注意力帶回到身體。在等候交通燈號時,注意呼吸和身體感覺,放鬆自己,不用焦躁不安;
.靜靜地觀察辦公室的環境,體會自己身體的感覺,專注當下,做到對工作環境的熟悉和融合;
.吃飯時,放慢咀嚼的速度,用心品嘗食物的味道;
.在日常等待時,可以充分利用這些時間,集中注意力和調息;
.晚上休息也是練習正念的絕佳時機,靜靜地將注意力放在身體上,緩慢呼吸,感受空氣的流動,放鬆一天的疲憊。
更多正念減壓練習可參閱書籍自學。「練習正念,活在當下」,你也可做情緒和生活的主人。

成日腳痛

成日腳痛,但你有無發覺,痛楚會幾時出現呢?通常行走了一段時間,小腿便感到痛楚,但休息一會兒後會紓緩,還可再走一段時間。如果你有上述情況,可能已患上周邊動脈血管疾病。這個疾病,泛指除心臟冠狀動脈外,出現於其他主動脈血管的病變,當中以下肢動脈狹窄最常見。有研究顯示,心血管疾病風險被評為高風險(年過70歲、患糖尿病及心血管疾病)的人,當中高達四成人患有周邊動脈血管疾病。跟冠心病一樣,脂肪性物質會積聚於血管壁內,形成粥狀斑塊,使血管壁變厚,減少彈性,進而減少血流供應。

由於動脈粥樣硬化形成需時,患病初期,患者可能沒有任何症狀,但到了中後期,患者一般會在行走時感到小腿疼痛不適或疲勞,經短暫的休息過後,疼痛不適得以紓緩。患者亦可能於晚間出現腿部疼痛,感到下肢痠麻冰冷或腿部傷口癒合不良等。這都是因下肢血液循環受阻,使細胞缺乏所需的營養和氧氣,造成下肢疼痛甚至肢體壞死。如果你的症狀是突發性的,你可能患有其他問題,而需立即接受治療。

醫護人員除詢問病歷外,亦會使用特別儀器測量上下肢血壓的比值(踝肱指數),正常的情況下,下肢血壓會高於上肢血壓。但若出現相反的情況,表示可能患有周邊動脈血管疾病。對患者而言,改善危險因素及建立良好的生活習慣最重要,包括戒煙、減肥、健康飲食、常規運動、積極控制糖尿病、高血壓和高血脂等。若經臨床診斷,患者可能需服用抗血小板藥、降血壓藥、降血脂藥、做運動復健治療或介入性治療等。若有疑問請諮詢醫護人員。

全港首研之性護理臨床指引

作為女性,在中年除了面對更年期的種種變化外,婦科癌症可說是另一大威脅,很多婦科癌症事前毫無先兆,往往令患者不知所措!患病後,女性要接受各種創傷性的治療,對其身心的影響可想而知。在眾多副作用中,「性功能」受損卻一直為人所忽視。在思想保守的華人社會中,如何打破對「性」這個禁忌,令受到「性」問題困擾的婦女能重拾希望?

婦科癌症一詞耳熟能詳,但究竟所指的是哪幾種疾病?其實婦科癌症泛指女性生殖器官癌症,包括子宮頸、子宮、卵巢、外陰、陰道和輸卵管。根據2016年的香港癌症統計數字,婦科癌症在常見癌症中排列第三位,也是女性癌症的第四號殺手!事實上,所有女性都有罹患這些癌症的風險,至於風險的大小則因年齡、家族病史和生活方式而異。

性功能受損被忽視
患上婦科癌症,不免要接受各種創傷性的治療,當中可能包括施手術治療、放射治療和/或化學治療,這些治療對女性的生殖器官組織和結構有一定影響。因此,治療後「性功能」也不免受損。美國國家癌症研究所指出,約五成婦科癌症康復者的性功能都會受損,亦會為女性帶來長時間的困擾。

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那打素護理學院最近進行一項相關的研究,結果亦反映類似情況。研究發現,超過八成完成治療超過6個月的康復者中,只有66%的婦科癌症康復者仍有活躍的性生活。換句話說,大部分康復者對性生活有所保留!礙於中國傳統的保守思想,華南婦女對「性」這個字感到難以啟齒。其實,性生活受到影響,對婦女的整體身心健康也有很大的影響,包括情緒、自尊心、自我價值觀、生活滿足感、與伴侶的關係等,實在不容忽視!

乏性健康護理服務
在香港,使用公共醫療系統的人數眾多,覆診輪候時間長、診症時間短;醫生和護士只能關注病人病情的進展、有沒有惡化或復發的跡象,往往忽略了病人在治療後的身心需要。在現時公共醫療系統中,對「性」這方面的護理和介入服務只是寥寥可數,未能提供有系統的性健康護理服務。即使患者能鼓起勇氣提問,而所能提供的資訊卻是有限,其質素亦取決於醫護人員對「性健康護理」這方面的臨床經驗。

中大醫學院那打素護理學院採取概念圖像策略,推行了一項研究,旨在訂立一個實踐模式,引導和推廣針對香港婦科癌症病人的「性」護理服務。

研究分為3個階段:第一個階段利用定性研究方法,探討婦科癌症病人及其配偶/伴侶、婦科腫瘤科的註冊護士及專科醫生對性功能的認知,以及對良好的性護理實踐的意見。研究共邀請了30名婦科癌症病人及其配偶/伴侶、20名在婦科癌症部門任職的註冊護士和專科醫生進行個別訪談,每個訪談為時30至40分鐘。訪談後研究人員將所錄得的內容進行分析,總結出50個陳述句子,再將這些陳述句子回送給相同的參加者進行重要性評分,以評定每一個陳述句子對於性護理的接受性、恰當性和可行性各方面的重要程度。其後,研究小組採用統計技術去制訂一個概念圖,以闡明這些陳述句子之間的關係和類別。從概念圖歸納出七大主題:提供資訊、討論有關治療對性功能的影響、對於提供性護理服務的態度、性護理服務的模式、提供性護理服務的人員、性護理服務的介入時間,以及機構的支援。

首創模式惠及病人
第三個階段則以概念圖作為基礎,擬定一個「性」護理程序,推動護士為婦科癌症病人提供適時、有效和符合經濟效益的性護理服務。參與研究的護士和醫生們大部分認為這套程序有用(88.2%)和切合現況(82.4%);部分參加者提出對資源和訓練不足的關注,並同時在形式、時間、場合等方面提出一些確切的建議,有助進一步改善程序。透過這項研究,我們明白到婦科癌症病人共同遇到對「性」的難題和需要,也了解到醫護人員在提供性護理方面所需的知識和支援。

是次研究是本港首個探討婦科癌症病人、其伴侶/配偶和醫護人員對「性」護理服務看法的研究。透過了解他們對性護理服務的意見和關注,從而有助釐定長遠醫療服務的發展。有了這套以實證為本的「性」護理程序,有助護士為婦科癌症病人提供更適切的護理,令病人及其伴侶/配偶得到合適的診斷和治療,對症下藥,不再懼怕,為性生活帶來正面的轉變。

參與研究的護士和醫生對這套「性」護理程序都有正面的評價,並認為適合在香港作臨床實踐;至於如何在全港有系統地推行,則有待進一步的研究才能確定。作為華人「性」護理服務研究的先驅,本研究不僅能促進婦女健康服務的發展,也作為其他國家的借鑑。

毋忘照顧者

在香港,癌症是頭號殺手。癌症患者固然身心飽受壓力,作為患者的摯親,往往無可避免地成為照顧者,在情感、經濟、心理和生理上的負擔不能言喻。

一旦確診患癌,患者和照顧者就開始漫長的抗癌路,治療、治癒、復發、惡化……當中充滿各種疑問和不安,情緒高低起伏。治療期間,照顧者一方面要面對哀痛;另一方面要面對患者可能出現的各種症狀和治療的副作用。在毫無相關知識、技巧和心理準備下,往往感到徬徨無助。加上患者的情況可能迅速變化,實在充滿壓力和挑戰。

這種沉重的照顧壓力,可令照顧者焦慮、抑鬱,甚至影響健康。很多照顧者都以患者的健康為先,根本完全沒有時間關心自己的健康。照顧者每一件事都希望可以親力親為,難免間中感到身心疲憊。這個時候需要唞一唞,照顧者可以嘗試放手讓他人幫忙。很多時親友都很想幫忙,只是不知從何入手。照顧者可以請親友幫忙預備晚餐或照顧年幼的孩子以減輕壓力。也可以請親友直接照顧患者,使照顧者可以出外輕鬆一下,購物、看電影等。此外,香港也有一些短期住宿暫託服務,讓照顧者短暫休息。

照顧者會有沮喪失意時,與親友彼此在情感上的支持很重要。社會上有一些互助組織提供抒發感受的機會,由過來人分享經驗和心得,彼此支持以減輕壓力。

雖說照顧者感到沮喪失意可以理解,但如長期如此就應向專業人士求助。除了政府服務,還有一些志願團體提供免費癌症支援服務,包括同路人互助小組和專業輔導。路雖難走,但抗癌路上有很多人與你們同行。

Three-year project to enhance community care for elderly has resulted in real improvements

The population in Hong Kong is ageing rapidly. In a bid to support ageing-in-place for the city’s growing elderly cohort, the Nethersole School of Nursing at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launched a three-year medical-welfare-community-business collaborative project in 2017. The programme aimed to mobilise the public particularly the non-working population, to enhance community care for the elderly and their carers in Fu Shin Estate, Tai Po.

The project has made significant achievements in the past two years. Sixty volunteers were recruited and trained to conduct simple health check for older Hongkongers and provide support to those at risk of repeated hospital admissions. A total of 300 nursing students were paired with 100 elderly people for home visits, to conduct electrocardiogram tests and provide healthy eating and exercise tips to the senior citizens, and also make referrals as needed.

The referral system we have established in partnership with Alice Ho Miu Ling Nethersole Hospital and elderly centres has enabled us to refer older Hongkongers to existing resources in the community, for timely treatment and care. Together, we have also established the Community Nursing Station to provide one-stop services, including health consultation, medication safety and rehabilitative care, with over 300 elderly citizens followed up on so far. According to service users, their need for accident and emergency services was decreased by 30 per cent in the past nine months.

To strengthen carer support, a series of workshops were conducted to empower over 230 carers with the knowledge and skills required to take care of elderly stroke survivors or those with diseases such as dementia or diabetes. Over 80 per cent of the carers who received this training said the workshops enhanced their caring abilities and confidence. Family is the backbone of long-term elderly care and well-prepared family carers play a crucial role in this area.

All these interventions have strengthened community care for elders and their carers, and consequently reduced their dependence on the health care system.

Through this project, the strengths and efforts of community stakeholders have been synergised to support ageing-in-place. We expect its implementation to be extended to help build Hong Kong into an age-friendly city.

關愛對疏離長者的重要

疏離長者包括獨居及兩老長者。香港政府統計處數據發表報告(2016),香港有116萬名65歲及以上的長者,較2006年增加31萬人,增幅達36.4%。獨居長者由9.9萬人增至15.3萬人,增加逾五成,而獨居長者佔全港長者人口比例由11.6%增至13.1%。只與配偶同住的長者就有逾29萬人,共佔25.2%。有研究指出,長者獨居、沒有摯親在香港居住、沒有孫子女在香港居住、自我報告身體較差、溝通時感到緊張等問題都令長者增加孤獨感。獨居與兩老長者欠缺鄰里或朋友探訪,除了會增加孤獨感,更容易患上情緒病或抑鬱症。獨居與兩老長者會釀成情緒和健康問題,情況不容忽視。世界衞生組織在《關於老齡化與健康全球報告》建議,提升長者內在的能力和身體機能,達至健康老齡化。另外,創建關愛老人環境,建立關愛老人城市和社區網絡,這些建議都是十分適切的。

為獨居/兩老長者建立左鄰右里關係十分重要,每位市民也可出一分力,日常除了對身邊疏離長者多加慰問,也可以留意他們的生活習慣,如鼓勵他們均衡飲食,相約做晨運體操,在天氣轉變及流感高峰期給予溫馨提示,甚至鼓勵他們參與社區長者活動,這樣可增進他們的健康生活模式。多些探望與慰問長者,傾聽他們的心聲或需要,鼓勵他們正面思想,發揮守望相助精神,能有效幫助他們融入社區,減低孤獨感。

香港有一份令人為傲的「獅子山下」精神,就是鄰里之間同舟共濟和互助。時至今日,你我應延續秉持互助互愛、守望相助的精神,齊為有需要的疏離長者出一分力。

全民精神健康促進知多少

隨着社會的發展和科技的進步,人與人之間的聯繫愈來愈頻繁,人際關係也日趨複雜。壓力大是現代香港人的寫照,匆匆的步伐、打不完的電話、回覆不完的電子郵件,日益影響着人們的精神健康。據世界衞生組織預測,到2020年,抑鬱症將會躍為全球第二大慢性病。香港心理衞生協會則指出,每3個人就有一人會在人生的某個階段出現精神方面的問題,以抑鬱症、焦慮症和物質濫用為最常見。據報道,目前全港700多萬人口中,有超過200萬人口有顯著的精神困擾,且大多數為15至24歲的年輕人。原因多為工作繁忙和學業繁重。

生物醫學模式向生物──心理——社會醫學模式的轉變讓我們對健康有了新的認識,大部分的身體疾病都與精神心理因素密切相關,沒有精神心理上的健康,就不能稱為真正健康。提高全民精神健康,已成為亟待重視的社會問題。良好的精神健康不僅能夠促進個人的事業發展與和諧的家庭關係,也會減少社會中暴力及衝突事件的發生,使整個社會風氣處於積極的狀態,促進社會的和諧發展。如何促進全民精神健康呢?

首先,每個人要從關愛自身做起。市民應該主動學習精神心理方面的知識,關注精神健康的話題;同時,也應當多參與社區中的文娛活動,勤於與家人朋友溝通生活中遇到的難題。如果覺得自己有情緒方面的問題,可以閱讀一些精神健康自助手冊,或尋找專業人士(如心理諮詢師或治療師)的幫助。

如果有較嚴重的情緒問題,要及時去醫院做專業檢查,早期發現並治療,可有效避免嚴重精神疾病(如重度抑鬱和精神分裂症)的發生。

張先生曾經在政府機構擔任領導職位,退休後突然空閒下來,沒有會議,沒有很多人關注,整日悶悶不樂,對事情提不起興趣,脾氣變差,和家人的關係也日漸緊張。張先生認識到自己可能有老年抑鬱症的表現,就購買關於管理情緒方面的書籍學習,他按照書上的建議調整心態,積極參加社區中的老年興趣班,每天早晨都去和朋友打太極拳,慢慢地適應了退休後的生活。

主動關心親友同事
與此同時,我們要積極主動地關心身邊的親戚、朋友和同事的心理狀況。如果家中成員患有精神疾病,要盡好照顧者的責任,鼓勵家庭成員接受治療,協助其進行康復訓練。採用精神健康急救的方法(包括Assess:接觸當事人,評估和協助處理危機;Listen:非批判性聆聽;Give:給予當事人支援和提供資料;Encourage:鼓勵當事人尋求合適的專業援助;鼓勵尋求其他支援),學習如何幫助有情緒危機的人,在沒有獲得專業人士的幫助前為其提供支援,防止其陷入更大的精神危機。

香港心理協會設有專門面向社會大眾的心理健康課程和書籍,大家有興趣可以去接受相關的培訓或自學。更重要的是對於身邊有精神問題的人,要做到不歧視、不排斥、不給予負面評價(如「瘋了」或「不正常」等)。積極包容的態度能使有精神問題的人更好地參與社會活動,從而幫助他們更好地走出陰霾,恢復健康。近年,初高中學生自殺的案例屢見不鮮,中學生抑鬱對他們未來的發展會造成很大影響。

安仔(化名)是一名中三學生,他近日學習成績一路下滑,行為孤僻,班主任李老師偶爾在課堂上看到他在默默流淚。李老師積極地和安仔溝通,了解他的家庭情況,安仔幼兒時父母就離婚了,從小由爺爺嫲嫲撫養長大,爺爺嫲嫲只關注安仔的吃住問題,對安仔的行為比較縱容。李老師曾經接受精神急救的培訓,在初步安撫了安仔的情緒後,李老師將安仔帶到學校的心理諮詢中心尋求專業人士的幫助,心理諮詢師幫助安仔制訂詳細的治療計劃,最終幫助他渡過情緒難關。

政府在促進全民精神健康方面也是不容忽視的。精神健康問題首先是一個公共衞生問題,政府應高度重視精神健康工作、科學預防並治療精神疾病,有效促進社會的和諧發展。建議借助政府力量在社區中積極開展精神健康方面的知識講座,製作促進精神健康的宣傳冊,組織促進精神健康的社會活動(例如體育文娛比賽等)。

建立健全防治體系
政府也應該努力建立健全的精神衞生防治體系及保障機構,提供專業的心理諮詢服務,解決人們在升學、就業,以及婚姻和家庭中遇到的問題。同時應重視精神健康方面的科學研究(例如心理治療及康復、社會歧視等主題),獲得理論的創新與科學的證據支持,從而建立更加完善和切實有效的政策和措施來提高全民精神健康。

「精神健康月」是一項全港性的精神健康公眾教育活動,由勞工及福利局聯同多個政府部門合辦,旨在透過不同形式的公眾教育及推廣活動,宣傳精神健康的重要性以提高公眾對精神疾病患者的接納。2018年香港的「精神健康月」活動開展了「最窩心的一句話」比賽,此項活動鼓勵參與者與家人分享幸福的能量,從而促進家庭精神健康。

香港醫院管理局曾強調精神衞生服務應由傳統的「住院照護模式」轉變為新的「以個人需要為本的治療及護理模式」,進一步加強與豐富社區精神健康服務。政府正在努力改進現有的精神健康服務體系,進一步適應社會的變化,提高全民精神健康。

希望大家能積極了解並正確認識精神健康與精神疾病,給予自己和他人更多的關懷,幫助身邊的人渡過情緒難關。只有將個人、家庭、社區組織、工作單位及政府的力量集合起來,才能最終實現全民精神健康的目標。

參考文獻:
1.世界衞生組織(www.who.int/zh/home)
2.香港心理衞生會精神健康急救(www.mhfa.org.hk/Page_Introduction.php)
3.精神健康月(www.mhahk.org.hk/chi/index.htm)
4.醫院管理局(www.ha.org.hk/)
5.〈逾200萬港人精神健康超警戒線──15至24歲高危〉(https://topick.hket.com/article/2066986)